第1926章吃独食_一叶轻舟一叶愁_玄幻小说_爱情白皮书
爱情白皮书 > 玄幻小说 > 一叶轻舟一叶愁 > 第1926章吃独食
    颜棋有点小失望。

    她今天一整天都在吃,却仍是感觉没吃饱。

    她告诉了自己的胃,等会儿要用鲜美的米粥填饱你哟,结果临时失言,胃就不干了,跃跃欲试要造反。

    范大人将她送回家。

    颜棋看了眼手表,才晚上十点半,那家粥铺这会儿还在营业的。

    她考虑下,没有回去,直接让司机开车去了那边。

    和颜棋分开之后,范甬之就近寻了个共用电话亭,给李晖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......最好的粥铺,还做鱼汤面的。”范甬之告诉李晖。

    李晖在范家做事的时间长,算是对范家的秘密略有耳闻。一听到“鱼汤面”三个字,他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少爷......”

    “帮我查一下地址。”范甬之道,“十分钟之后,我再打给你。”

    让他十分钟查好。

    李晖为了满足他家少爷,目前把新加坡的美食铺子都摸了底朝天,且认识了不少消息灵通的人。

    十分钟,电话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李晖把查到的两个地址,都告诉范甬之:“这两家可能符合您的要求,都是经营海鲜粥为主,兼顾鱼汤面等。”

    范甬之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自己开车,去了第一家的粥铺。

    第一家粥铺装饰得很不错,位置离他的公寓楼也很近,开车不过十几分钟,算是新加坡繁华地界的。

    这家粥铺旁边,还有另外的一个电影院,不少男男女女们正好看完了一场电影,纷纷涌入。

    范甬之好不容易才寻到了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他坐下之后,小伙计过来请他点餐。他看着菜单,犹豫了很久,才道:“要一碗鱼汤面。”

    小伙计记下了。

    因为人多,鱼汤面足足二十分钟才上,范甬之却一直都在出神。

    鱼汤面端了上来,乳白色的汤、劲道的面条,闻着就很鲜香。

    范甬之却看了很久。

    他一直没动筷子。

    直到有人拍了下他的肩膀,并且发出清爽笑声:“你吃独食,范大人,被我抓到了!”

    颜棋在这里遇到范甬之,既是意料之中,又在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范大人对美食,怎么可能有抵抗力?他肯定会来吃的。只是,他偷偷摸摸避开颜棋,难道是怕颜棋嘲笑他的饭量?

    这个是不可能的,范大人从来不克制自己的饭量。

    这点,又很令颜棋意外。

    她有点不解看向了范甬之。

    范甬之指了指对面的位置,请她坐下,把鱼汤面推了过来:“你吃吗?”

    颜棋看了眼,用筷子挑了挑,发现面都泡坨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,我不爱吃鱼汤面。”颜棋说。

    范甬之看了眼她。

    他这个眼神,带着几分锋利。

    他在颜棋面前,是很少露出这样的神色,好像颜棋冒犯了他。

    颜棋很容易冒犯别人,再过分的事,比如说叫他范桶,他都不生气,甚至没有纠正过,除了这次。

    他觉得颜棋诋毁了鱼汤面。

    范甬之站起身,跟小伙计耳语了几句,付钱之后,连碗一起端走了,没有跟颜棋告辞。

    颜棋:“......”

    她一头雾水坐在位置上,脑袋想破了,也想不出范大人到底发什么疯。

    “算了,他不一直都是这德行吗?美人脾气都大。”颜棋想,然后她要了份瘦肉粥。

    这家粥铺的海鲜粥是最好的,只是颜棋最近不敢吃海鲜,只得退而求其次。

    她一个人喝了一大碗粥,胃终于满意了,老老实实的不再闹腾。

    颜棋回家的路上还在想,范大人到底为什么不高兴呢?

    一碗面而已,不吃就不吃,干嘛还要端走?

    颜棋的想法,来得快、去得也快。

    她周末的时候,陪着徐歧贞去逛街,买了不少的东西。

    徐歧贞还问她:“你爹哋给你的钱,想好怎么花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想想?”

    “懒。”颜棋道。

    徐歧贞:“......”

    她戳了戳女儿的脑袋,“不争气!”

    颜棋后来想了,想出了一个好答案。等徐歧贞再次问她的时候,她说要留给自己的孩子,把徐歧贞气了个倒仰。

    总之,那笔钱不过是换了个地方存起来,压根儿没发挥它的作用。

    一转眼就到了颜恺和陈素商儿子满月的日子了。

    颜家大办宴席。

    颜老还要给自己的孙子抓周。

    “阿璃,不如放一个罗盘进去。”颜恺在旁边出馊主意,“看看我儿子有做大术士的天赋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陈素商拒绝,“做术士没什么好的,做个少爷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正好道长也来了。

    徒孙的周岁宴,他不可能缺席,故而昨晚就到了。

    “给,我特意打的,明天放到抓周的东西里面去。”道长说。

    陈素商一瞧,是个金子打造的假罗盘,里面虽然是罗盘的模子,却没有实际作用。

    陈素商:“......”

    这一个两个的,没人让她省心。

    师父送的,她又不能不放。

    晚夕时,陈素商抓住儿子的小脚丫,低声和他说话:“天承乖,到时候别抓罗盘,知道吗?妈妈最疼你了,你要跟你妈妈一条心!”

    颜天承咿呀咿呀看着陈素商,裂开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素商心都软了。

    到了颜天承周岁生日那天,颜棋早早就去了她哥哥家。

    “来,姑姑抱!”颜棋冲颜天承张开了双臂。

    孩子不认生,往她怀里扑。

    “嫂子,我抱着他吧。”颜棋道,“你也省点力气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省力气,出门的时候给你哥哥抱着,免得你胳膊酸。”陈素商说。

    颜恺:“......”

    亲媳妇比他妹妹还难伺候。

    到了酒店的时候,颜棋一下车就去接孩子,特意卖乖,把他抱到了祖父跟前。

    祖父的身体越发不如从前了,颜棋将天承抱过来:“叫太爷。”

    颜天承还不会说话。

    他也要往颜老怀里扑,幸而颜恺眼疾手快扶住了孩子。

    “祖父,别让孩子撞了您。”颜恺笑道。

    颜老很不高兴:“我没老成那样!”

    陈素商在旁边道:“给祖父抱一会儿,爷孙俩也要亲近亲近些。”

    颜恺就把孩子给了颜老。

    颜棋不放心,一直站在旁边。

    小孩子爱动,颜老抱了两分钟胳膊就酸得不行,颜棋见状把孩子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后来有人过来给祖父问好,颜棋就把小侄儿抱走了。

    她在大门口的时候,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。

    那人还没看到她,故而她抱着颜天承,蹑手蹑脚往人家身后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