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43章各怀心思的沉思_颜少V587:调教小逃妻_玄幻小说_爱情白皮书
爱情白皮书 > 玄幻小说 > 颜少V587:调教小逃妻 > 第1243章各怀心思的沉思

第1243章各怀心思的沉思

    余山用疲倦的眸光看着身边的余婉音,还有余笙歌,他有很多的话想要跟她们说,只是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有机会了?

    余山带着沉重的心情,温婉的说着,“笙歌,我知道你不愿因听我说话,可是不管怎么样,我都是你的父亲,有些话我还是要说的。”

    余笙歌在听到余山的嗓音以后,她随意的回应着,“你有什么事情就赶快说,医生还等着你那,要不然就等着你养好病了我们在聊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我就是担心自己没有什么时间了,万一我要是醒不过来,还有很多的话没有告诉你们姐妹两个那。”余山把自己的心事说给余笙歌听。

    “我进来不是想听你说这些的,你还是先让医生帮你治疗比较好。”余笙歌比便是平时希望余山出事,到了关键的时候,她还是犹豫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自己没有什么资格要求你,我的意思是你作为一个姐姐,就应该多让着点你的妹妹,她毕竟还是要比你小一些。”

    余笙歌已经猜想到了余山的真实用意,“我没有妹妹,我不会随便的谦让任何一个人,这一点你放心好了,不管是谁想要欺负我,我都会一百倍的偿还给她。”

    余婉音这个时候突然的懂事起来,“爸爸,你就不要担心了,你还是赶快的养病吧,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担心。”

    余山这个时候朝着余婉音说着,“婉音,你一定要多听一听你姐姐的意见,她经历的事情比你要多一些。”

    余婉音朝着自己的父亲余山点了点头的回答着,“爸爸,我知道了,你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情需要交代啊?”

    余婉音在试探着余山的反应,她这个时候还讨好余山就是因为希望余山可以把家产都留个自己,因为余笙歌什么都不缺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有很多的话想要跟你们姐妹说,希望你们不要生爸爸的气,我承认我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,没有给你们因该有的关爱,你们的心里都记恨我也是应该的。”余山就是想要跟余笙歌和余婉音说一句对不起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明白你是有心无力,都是我们不好,没有给你好的生活,在您年纪大的时候没有让您安享晚年。”余婉音谦虚的在对余山说着暖心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有你们这些话,我就算是直了以后也是值得的了,对了,笙歌,你的眼睛是因为你妹妹引起的,我已经想好了,要是我万一有什么意外发生,我会把自己的眼角-膜给你,让你可重新瞧见这个美好的世界。”余山很欣慰的对着余笙歌说出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爸爸!您是不是糊涂了?她对你那样,你竟然还……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。”余婉音反对余山把眼角-膜给余笙歌。

    “住嘴!还不是因为你的瞎胡闹,你也是没有找人线上害你的姐姐和孩子们,她的眼睛根本就不会是现在的这个样子了。”余山训斥着余婉音的莽撞。

    余婉音本来是还想要说什么的,可是她也知道余山的身体现在很危险,万一要是被自己其实了,那余笙歌肯定会把自己送进监狱里面的。

    余笙歌听着余山在训斥余婉音的同时,她随意的说着,“我是不会要你的眼角-膜的,你还是死了那份心好了,当前最主要的那就是把你的身体养好,我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等!我还有些话没有说完,你就算是完成我的一份心意好不好?这是我自己注定要求的,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,在场的所有医生都可以帮我作证,我要把自己的眼角-膜给我的女儿余笙歌。”余山很正式的在跟医院门保证自己说过的话就算数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是不是还有别的话想说啊?您在想一想。”余婉音急忙的制止了余山接下来的保证。

    余山听着余婉音对自己的提醒,嗓音微弱的回应,“我……有事情没有说完。”

    余山在回答了余婉音一半的结果,他就突然的晕过去了,医生急忙的让余笙歌和余婉音先出去,她们需要对病人抢救了。

    余笙歌在护士的帮扶下走出了急救室的里面,还有余婉音也被医生给赶出来了,里面治疗的整个过程是不需要任何人在场的。

    家属在场只会影响医生的专业判断,也会增加以下没有必要的压力,反正医生是会竭尽自己的努力诊治病人的。

    余婉音和余笙歌分别的出来以后,颜渊和温梦洁也急忙的在一旁关心着病房里面的余山情况怎么样了?

    余笙歌简单的告诉颜渊和穆进远,余山的想法就是他要是有什么意外,就会把眼角-膜主动的捐献给自己。

    余婉音也同样的眼角-膜的事情告诉给了自己的母亲温梦洁,温梦洁在听到了余婉音的描述以后,邪恶的眸光扫了一眼余笙歌。、

    温梦洁在跟余婉音抱怨着,这个老头子到了关键的时候,还是没有办法狠下心来,更没有没有放下余笙歌的母亲和余笙歌。

    余婉音劝说温梦洁现在还不是抱怨的时候,应该像一个办法,万一要是余山真的就这样子的……那她们母女应该怎么办?

    或许父亲的牺牲可以换回来在余笙歌那里的一笔财富,算是父亲对她们母女的补偿,这也是余笙歌应该拿出来的钱。

    温梦洁只能现在听从余婉音的意见了,她此时的脑子里一片的混乱,什么都不想再想,也不想在担心什么了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以后……

    急救室的门板被医生突然的打开了,温梦洁急忙的上前询问余山的状况怎么样了?她跟医生介绍她是病人的太太。

    医生跟温梦洁母女解释了一下,余山的身体情况比较糟糕,因为在余山的检查的时候发现了癌症已经扩散了。

    余笙歌在一旁听的很清楚,她突然的开口说着,“医生,你是不是诊断错了几年前他的却是得了癌症,但是已经都控制住了。”

    医生很平和的再跟余笙歌解释着原因,“癌症病人在早期是可以控制住癌症的复发,但是……有的还是可以继续的发展,直到扩散到全身,这是根绝病人的身体状况而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 的意思就是他这几年没有爱惜自己地身体,所以才会让癌症扩散了的?那他还有……多久的时间那?”余笙歌在听完医生的回答之后,很关心的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好说,要是病人的情绪好的话,最多三个月,要是情况糟糕的情况下,短则几天,半个月左右。”医生如实的把余山的身体情况告诉了在场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温梦洁一下子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,她哭诉的哀求着医生,“医生……我求求您了,你一定要救救我们老爷,我不想让他……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余笙歌训斥着哭诉的温梦洁,“不要哭了,你要是想让他多活几天,就不要在哭了,你难道是想让他马上知道自己的病情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温梦洁还是在尽量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因为她知道余笙歌说的有道理,要是想让余山在多活几天,就应该不要让余山瞧出别的异样。

    余笙歌和颜渊一起跟医生做了短暂的交流,询问这单时间她们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吗?加上怎么样才可以延长病人的生命?

    医生的意见就是先不要病人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,最好就是让病人保持舒适的心情,以及环境的氛围。

    因为一般病人都不是被病魔降服的,大多数都是因为精神上面的压力,以及被自己的病情吓死的。

    医生在走到时候留下了一句话,那就是让家属们商量一下,是不是让病人留在医院里?还是准备回去度过最后的时光?

    余笙歌此时一言不发的站在原地,她的内心也很混乱,因为自己地家庭比任何的家庭都要复杂。

    余笙歌虽然忧心把余山留在自己的身边度过最后的时光,但是她知道这个时候温梦洁母女一定另有所图。

    余婉音母女这一辈子就是比较看重金钱,她们一定希望余山在最后的时间里,可以给她们母女留下些什么的。

    余笙歌不是因为想要知道余山还有什么家产?她以前虽然很痛恨余山,现在也是如此,但是听到了他还有最后几个月的时间了,余笙歌还是希望自己可以照顾余山。

    余笙歌之所以有这样子的想法,她只是不想给自己静候的时候留下什么遗憾,不要等到了失去以后才后悔。

    这计划是张白玉在父亲去世的时候,跟余笙歌描述着自己当时的心情和后悔,余笙歌不想和张白玉一样,给自己最后的生活留下任何的遗憾。

    余笙歌叫上颜渊,她告诉颜渊自己想要回到病房里面休息了,至于余山的身边不缺自己这样的一个孩子在身边。

    颜渊明白余笙歌的心情,她虽然嘴上什么都不说,但是心里一定是伤心和难过的,这样才是真正的余笙歌。

    余婉音和温梦洁在帮着护士把余山推去了病房,至于是不是一直的留在医院里面,余婉音还要找时间和余笙歌沟通一下。、

    余婉音知道啊哟是自己私自就做了任何的决定,那所有的费用上面,护理方面的责任就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还要白白的便宜了余笙歌,现在所有人都清楚余山还有接个月的时间了,那就是时间不等人。

    余婉音想着要是余山突然的离开了,那余笙歌就更不会给自己和妈妈什么好的生活了,或许还会让自己和母亲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余婉音明白当时要不是自己妈妈的出现,或许余笙歌的母亲也不会含恨而终,那就不会有自己和母亲什么事情了。

    她有一件事情必须承认,那就是余笙歌母亲的离开,给了自己和母亲更好的生活,还有更多的关心和爱护,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属于余笙歌的,只可惜结果往往不是想象的那般的美好。